「李曾伯」詩詞全集(789)首)

1

《水調歌頭·鴻雁未應到》

鴻雁未應到,可怪此番風。木犀天氣,何事爽逼夾衣重。長記呼韓塞下,每向飛廉聲里,占見馬蹄東。今且閉門睡,都不管山翁。
李北平,班定遠,魏云中。紛紛成敗,任取勛業紀南宮。幸得明朝無雨,定是中宵有月,莫放酒尊空。起舞弄庭葉,清影伴巖松。
2

《水調歌頭·一番蓼花雨》

一番蓼花雨,幾陣桂枝風。杖藜多暇,準擬同醉小山重。底事阮郎清致,苦托休文瘦損,咫尺阻西東。秋色浩如許,豈可欠詩翁。門前事,都莫問,付杯中。紛紛蠻觸等耳,富貴大槐宮。何惜振衣而起,相與憑欄一笑,抵掌共談空。佳客儻不至,推枕臥云松。
3

《水調歌頭·締好恨不早》

締好恨不早,覿面雅相知。璿星樓上,一見天產此英奇。功在淮梁砥柱,政藹漢扶襦衤夸,僅借寇恂期。懊惱劍花冷,手欲鲙鯨鯢。
濡須塢,咽喉地,腹心誰。公其攬轡憑軾,勛業笑談為。貫索旄頭息焰,斗極泰階動色,歸佐太平基??陀袉柶驼?,只說在漁磯。
4

《水調歌頭·之子問行役》

之子問行役,火傘正當天??嵩諑卓芍耸?,流汗滿襟沾。仆仆長亭古道,人在竹輿何似,甑釜受蒸煎。帝憫蒼生熱,敕下九龍淵。命豐隆,驅屏翳,起蜚廉。神工一炊黍頃,爽氣遍垓埏。洗滌山河塵土,轉作清涼境界,物類舉醒然?;字x天賜,伸腳快宵眠。
5

《水調歌頭·君莫厭行役》

君莫厭行役,易爾此非難。人情無已、久陰憂潦霽憂干。借得庭軒一榻,忘卻征涂炎暑,小駐氵龠龍團。世路任渠險,襟抱五湖寬。
嘆平生,環轍跡,已蒼顏。梅花雪片萬里、奚又縶南冠。應是江山好處,猶待推排老眼,天未許休官。莫憶故園竹,日日報平安。
6

《水調歌頭·喬木老盤谷》

喬木老盤谷,仙李盛峨岷。參橫井轉,月邊猶賴有長庚。傳得丹溪正派,更是平庵宅相,夷路早蜚英。十載星沙幕,一片玉壺冰。題輿了,千萬里,盡云津。渚宮小駐,不妨談笑對秋城。西去憑熊駕駟,東下握蘭持橐,袞袞看崢嶸。愿借鷲峰桂,歲以壽金觥。
7

《水調歌頭·萬里凈無翳》

萬里凈無翳,一鏡獨當天。老蟾癡兔頑甚,閱世幾何年。任爾炎涼千變,不改山河一色,爽氣逼人寒。何必乘槎去,直到斗牛間。
嘆常娥,元不嫁,只孤眠。古今遺恨,不能長似此宵圓。我有竹溪茅舍,辦取金鳳玉露,一笑四并全。細和坡仙句,低唱教嬋娟。
8

《水調歌頭·序正象古琥》

序正象古琥,吉葉夢維熊。身隨金粟出世,香滿小山叢。鐵券丹書家世,朱閣青氈步武,名字在堯聰。雕鶚健云翮,聊爾待西風。功名事,書劍里,笑談中。江濤袞袞如此,天豈老英雄。先我甲庚三日,伴子春秋千歲,何幸舉樽同。歌以壽南澗,愿學稼軒翁。
9

《水調歌頭·可愛十分月》

可愛十分月,都無一點云。清光是處皆有,渾不許人分。獨是大江深處,一片水晶世界,仿佛有微痕。坐到夜深際,萬籟寂無聞。與諸君,同一笑,舉芳樽。素娥自有佳約,何必命紅裙。頃刻參橫斗轉,歸去華胥一覺,玩事任紛紛。我袖有玉斧,當為整乾坤。
10

《水調歌頭·今歲渝州熱》

今歲渝州熱,過似嶺南州?;鹆魇p如傲,尤更熾於秋。竟日襟常沾汗,中夕箑無停手,幾至欲蕉頭。世豈乏涼境,老向此山囚。賴蒼靈,憐赤子,起龍秋。剎那頃耳,天瓢傾下足西疇。蕩滌兩間炎酷,蘇醒一番枯槁,民瘼庶其廖。清入詩脾里,一笑解吾憂。
11

《水調歌頭·兩歲是六帙》

兩歲是六帙,萬里客他州。一眉新月西掛,又報桂花秋。想見吳中稚子,已辦秫田數頃,更種橘千頭??靶π峦ぞ?,空效楚人囚。飯甘粗,衣任惡,臥從湫。世緣道眼看破,聞早問先疇。這服清涼散子,多在病坊弗悟,美疢甚時瘳。膏秣歸盤去,無樂亦無憂。
12

《水調歌頭·宵旰軫先慮》

宵旰軫先慮,嶺海屈真儒。金城素有奇略,不待至才圖。春滿洲鸚樓鶴,天付簪山帶水,駟馬駕輕車。六月正炎熱,吾肯緩吾驅。
越蓬婆,逾邛笮,彼穹廬。其能涉我煙瘴,載籍以來無。聯絡五溪百粵,托柱南方半壁,中外保無虞。了此經營事,歸去位鈞樞。
13

《水調歌頭·洞庭千古月》

洞庭千古月,湘水一天秋。涼宵將傍三五,玩事若為酬。人立梧桐影下,身在桂花香里,疑是玉為州。宇宙大圓鏡,沆瀣際空浮。傍譙城,瞻岳麓,有巍樓。不妨舉酒,相與一笑作遨頭。人已星星華發,月只團團素魄,幾對老蟾羞?;厥缀L扉?,心與水東流。
14

《水調歌頭·佳月四時有》

佳月四時有,舉世重中秋。金明水秀競爽,亙古景難酬。爝火繁星退斂,桂海冰天洞照,清影遍神州。萬象自妍丑,一鑒碧虛浮。
昔蘇張,夸玉界,賦瓊樓。素娥閱人多矣,不怕雪添頭。只恐參橫斗轉,還又酒闌歌散,醉態醒堪羞。安得真仙術,兔魄駐西流。
15

《水調歌頭·敢問遼天月》

敢問遼天月,歷幾億春秋。老娥盍相刮目,無一語相酬。似訝經年間闊,類笑衰翁潦倒,歲歲客他州。清照五湖闊,倦影一萍浮。任渠儂,琴當戶,酒當樓。人生適意,封君何似橘千頭。月正圓時固好,人欲閑時須早,毋作隴西羞。多謝錦囊句,椽筆富清流。
16

《水調歌頭·問訊中秋月》

問訊中秋月,瞥見一眉彎。婆娑桂影,今年又向桂林看。蓬天?;〕醵?,羅帶玉簪舊識,俯仰十年間。記得老坡語,頹景薄西山。碧虛人,應笑我,已蒼顏。歲寒耿耿,不改惟有寸心丹。目斷風濤萬里,夢繞煙霞一壑,老矣甚時閑。不愿酒泉郡,愿入玉門關。
17

《水調歌頭·昨夜雖三五》

昨夜雖三五,寶鑒未純全。今宵既望,兔魄才是十分圓。又得平灘系纜,冷浸玻璃千頃,表里一壺天。扶憊蓬窗下,拚卻夜深眠。
想嫦娥,應笑我,鬢蒼然。平生修玩,猶記歷歷舊山川。安得乘槎訪斗,問訊廣寒宮殿,悵未了塵綠。愿賜長生藥,換我骨為仙。
18

《水調歌頭·一段太清境》

一段太清境,誰幻出階坳。不知身住何處,爽氣逼霜袍。但見人間一樣,似夜又還非夜,棲鳥不安巢。認得在塵世,禁鼓二更敲。最忺看,來竹底,上梅梢。幾家朱戶,不如兒女醉蓬茅。誰把琴聲三弄,不管騷人幽趣,似向曲中嘲。長嘯賦赤壁,有酒更無肴。
19

《水調歌頭·夜永厭銀燭》

夜永厭銀燭,移步下堂坳。秋風昨夢少年,高興鵠成袍。世上癡兒睡去,歷歷江山細數,孤鶻嘯危巢。地靜未容去,門掩不妨敲。
轉巍闌,低畫桷,落寒梢。南樓老子爭似,短笛一椽茅。無色界間長嘯,不夜城中高臥,隨意弄時嘲。洗斝要更酌,為我問佳肴。
20

《水調歌頭·千一載英杰》

千一載英杰,百二國山河。提封幾半宇宙,萬里仗天戈。十乘晉軍旗鼓,三歲秦關扃鎖,地利屬人和。位次功第一,未數酂侯何。建青油,持柴荷,聽黃麻。乾坤整頓都了,玉殿侍羲娥。且醉東湖花柳,卻泛西湖舟楫,留不住岷峨。誰為語儒館,濃墨被詩歌。
關于作者

李曾伯

年代
收錄作品
頂部
时时彩软件靠谱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