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五從軍行

十五從軍行,八十始得歸。(從軍 一作:征)
道逢鄉里人,家中有阿誰?
遙望是君家,松柏冢累累。
兔從狗竇入,雉從梁上飛。
中庭生旅谷,井上生旅葵。
舂谷持作飯,采葵持作羹。
羹飯一時熟,不知貽阿誰。
出門東向望,淚落沾我衣。

作品賞析
  這首詩描寫了一個老兵回鄉后所面臨的人亡家破的悲慘情景,反映出戰爭給人民帶來的深重苦難。藝術上,通過環境描寫和人物行動描寫,表現了老兵歸來后孤獨凄涼的處境和心情。語言樸實自然,生動活潑,句式整齊,全用五言。
  郭茂倩樂府詩集》卷第二十五將它列入“梁鼓角橫吹曲”,題為《紫騮馬歌辭》,在“十五從軍征”前多出“燒火燒野田”等八句。這里,我們認同《樂府詩集》,將此詩視為漢樂府,并依照通行本,保留其“十五從軍征”以下的詩句。
  這是一首敘事詩,描繪了一個“少小離家老大回”的老兵返鄉途中與到家之后的情景,抒發了這一老兵的情感,也反映了當時的社會現實,具有一定的典型意義。開篇便不同凡響:“十五從軍征,八十始得歸?!边@兩句,直言老兵“十五”歲從軍,“八十”歲方回,看似平淡無奇,像不經意間道來,實卻耐人尋味,頗見功力。他“十五從軍征”,奔赴何處,詩中未作說明;其軍旅生活如何,戰況怎樣,詩中也均未交代。這就給讀者留下眾多想象的空間。但有一點是明確的,那就是他“從軍征”,系出于戰事,而且這一去就是數十年!“八十”與“十五”相對照,突出其“從軍征”時間之久;“始得歸”與“從軍征”相呼應,則表明他中途一直未能回來。
  正因為“十五”從軍,“八十”方回,其間數十年與家人失去聯系,對家中情況一無所知,老兵才急切地想知道家中的情況,于是,這也就極其自然地引出下文——老兵在歸鄉途中與鄉里人的對話。老兵,“道逢鄉里人”,便迫不及待地問道:“家中有阿誰?”“鄉里人”答道:“遙看是君家,松柏冢累累?!碧拼娙?a href="/chaxun/zuozhe/80.html" target="_blank">宋之問的詩句“近鄉情更怯,不敢問來人”(《渡漢江》),反映其在久別家鄉之后、返鄉途中的矛盾心理,與此詩筆法有別,卻殊途同歸。宋之問的詩句是曲筆寫其返鄉途中想了解家中情況的迫切愿望,而此詩則是直言之。二者均表現了久別家鄉的返鄉之人的真實情感。此詩中“鄉里人”的回答很巧妙,沒有明言直說老兵家中還有誰,而只是用手指著遠處長滿松柏的眾多的高墳說:“那兒就是您的家?!毖韵轮饩褪牵骸澳募抑幸褵o他人了?!逼鋵?,“鄉里人”這樣回答,是不忍心道明真相,怕老兵一下子承受不了家敗人亡的痛楚。如此著墨,顯然是以哀景寫哀情,也與下文相呼應。
  老兵家中的情況究竟怎樣呢?其心情又是如何呢?“兔從”四句承接上文加以描繪。老兵到家后所目睹的景象是:兔子從狗洞進進出出,野雞在梁上飛來飛去;庭院中長出了“旅谷”,井臺上也長出了“旅葵”?!巴谩迸c“雉”(野雞),均系動物,一在“狗竇”(下方),一在“梁上”(上方);“旅谷”、“旅葵”,均系未經種植而自生自長的植物,一在“中庭”(庭院中),一在“井上”(井臺上)。這些處于不同方位的動、植物在這里構成的是一幅多么悲涼的景象??!造成這一景象的直接原因是老兵家中無人。而其家中無人,又是誰造成的呢?對此,詩未明言,這又給了讀者想象的空間。這幾句詩仍然是以哀景寫哀情,以悲涼的景象烘托老兵心中的悲哀。而更令老兵悲哀的還在于:他以“旅谷”煮飯,以“旅葵”做羹,未用多少時間就做好了,卻不知道將飯與羹送給誰,也即無親人與之共享了。這正是“舂谷”四句所表現的。老兵孤身一人回家,家中也無親人了,到頭來還是他孤身一人。這不僅照應了上文——鄉里人的答話與老兵返家后所看到的景象,而且繼續以哀景寫哀情。
  詩的最后兩句于對老兵的動作描繪中進一步抒發老兵心中的悲哀。這里,突出老兵出門張望(“出門東向看”)與老淚縱橫(“淚落沾我衣”)這一細節,將舉目無親、孤身一人的老兵形象刻畫得栩栩如生,將其悲痛欲絕的茫然之情抒發得淋漓盡致。試想,他“十五從軍征,八十始得歸”,家中已了無親人,而只有荒涼的景象,怎能不悲從中來?以后的生活,又當如何呢?他又怎能不感到茫然呢?其悲慘的遭遇是誰造成的,盡管詩中未明言直說,但我們只要聯系到此詩產生的時代背景,則不難看出這一點。根據吳兢《樂府古題要解》的說法,此詩晉時已譜入樂府,當可視之為漢魏戰亂之際的作品。正是當時窮兵黷武的統治者與無休無止的戰爭,造成了該老兵的悲慘遭遇。反映該老兵的悲慘遭遇,也就反映了當時在沉重的徭役壓迫之下的平民百姓的悲慘遭遇,深刻地揭露了當時黑暗的社會現實。
  此詩圍繞老兵的返鄉經歷及其情感變化謀篇結構,巧妙自然。其返鄉經歷是:始得歸→歸途中→返回家中→“出門東向看”;情感變化為:急想回家,急想知道“家中有阿誰?”,充滿與親人團聚的希望(歸途中)→希望落空→徹底失望(返回家中,景象荒涼,了無一人)→悲哀流淚,心茫然(“出門東向看”)。這些又歸結為表現揭露黑暗社會現實的詩之主題。全詩運用白描手法繪景寫人,層次分明,語言質樸,且以哀景寫哀情,情真意切,頗具特色,也頗能體現漢樂府即景抒情的藝術特點。
  譯文:
  十五從軍征,八十始得歸。
  十五歲就應征去參軍,八十歲才退伍回故村。
  道逢鄉里人,“家里有阿誰?”
  路上他碰到一個鄉鄰,問“我家里還有什么人?”
  “遙看是君家,松柏冢累累?!?br>  “遠遠看過去是你家,松樹柏樹中一片墓墳?!?br>  兔從狗竇入,雉從梁上飛。
  近前看兔子從狗洞里出進,野雞在屋脊上飛去飛來。
  中庭生旅谷,井上生旅葵。
  院子里長著野生的谷子,野生的葵菜環繞著井臺。
  舂谷持作飯,采葵持作羹。
  捋些野谷舂米來做飯,摘下葵葉煮湯算是菜。
  羹飯一時熟,不知飴阿誰。
  湯和飯一會兒都做好了,獨自一人吃得很悲哀。
  出門東向望,淚落沾我衣。
  走出大門向著東方張望;老淚縱橫灑落在征衣上。
  《十五從軍征》通過一個老兵返鄉,反映了動蕩社會中人民生活的艱苦流離。
  一、一個十五從軍八十始歸的老兵,他一生的甜酸苦辣,必非千言萬語所能道盡。而本詩截取了一個時間點:始歸時分;一個疑問:“家中有阿誰”;一個行為細節:作飯燒羹,卻不知貽誰同食;層層凝縮,而最終停格于出門東看,淚落沾衣。這樣剪裁,這般切入,其藝術效果如何?其藝術原理何在?
  二、老兵回家后不厭其煩地作飯燒羹,卻不知貽阿誰同食,說明飯菜不少,不止自用而已??墒?,前文鄉里人的回答(君家冢累累)和親眼所見的荒涼景象(兔竄雉飛,庭院長欲葵),早已明確無誤地向他傳達了家破人亡的信息。那么,老兵為什么還要燒飯羹貽家人同食?既已“不知貽阿誰”了,為什么還要“出門東向看”?至此才“淚落沾我衣”,難道他這才明白家已破,人已亡?老兵的這些異乎常人的反應是可能的嗎?是合理的嗎?他為什么會有這樣的反應呢?
  十五歲就應征去參軍,八十歲才退伍回故村。 十五從軍征,八十始得歸。
  路上他碰到一個鄉鄰,問“我家里還有什么人?” 道逢鄉里人,“家里有阿誰?”
  “遠遠看過去是你家,松樹柏樹中一片墓墳?!?“遙看是君家,松柏冢累累?!?
  近前看兔子從狗洞里出進,野雞在屋脊上飛去飛來。 兔從狗竇入,雉從梁上飛。
  院子里長著野生的谷子,野生的葵菜環繞著井臺。 中庭生旅谷,井上生旅葵。
  捋些野谷舂米來做飯,摘下葵葉煮湯算是菜。 舂谷持作飯,采葵持作羹。
  湯和飯一會兒都做好了,獨自一人吃得很悲哀。 羹飯一時熟,不知飴阿誰。
  走出大門向著東方張望;老淚縱橫灑落在征衣上。 出門東向望,淚落沾我衣。
相關詩詞
1
[唐]
宋之問

《渡江漢》

嶺外音書絕,經冬復歷春。
近鄉情更怯,不敢問來人。
2
[唐]
宋之問

《渡漢江》

嶺外音書斷,經冬復歷春。
近鄉情更怯,不敢問來人。
頂部
时时彩软件靠谱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