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陵酒肆留別

[唐] 李白
風吹柳花滿店香,吳姬壓酒喚客嘗。
金陵子弟來相送,欲行不行各盡觴。
請君試問東流水,別意與之誰短長。
分類標簽: 唐詩三百首
作品賞析
【注釋】:
金陵:今江蘇省南京市。
2、酒肆:酒店。
3、吳姬:吳地的青年女子,這里指賣酒女。
4、壓酒:酒釀成時,壓酒糟取酒。
5、盡觴:干杯。

【簡析】:
詩人所寫的是色彩斑斕的離愁別緒:春色迷人,暢飲佳釀,在離別中亦充滿歡聚的快樂。全詩語言清新,節奏明快,很具藝術特色。??這首小詩描繪了在春光春色中江南水鄉的一家酒肆,詩人滿懷別緒酌飲,“當壚
姑娘勸酒,金陵少年相送”的一幅令人陶醉的畫圖。風吹柳花,離情似水。走的痛
飲,留的盡杯。情綿綿,意切切,句短情長,吟來多味。沈德潛《唐詩別裁集》說此
詩“語不必深,寫情已足”。全詩可見詩人的情懷多么豐采華茂,風流瀟灑。


  楊花飄絮的時節,江南水村山郭的一家小酒店里,即將離開金陵的詩人,滿懷別緒,獨坐小酌。駘蕩的春風,卷起了垂垂欲下的楊花,輕飛亂舞,撲滿店中;當壚的姑娘,捧出新壓榨出來的美酒,勸客品嘗。這里,柳絮濛濛,酒香郁郁,撲鼻而來,也不知是酒香,還是柳花香。這么一幅令人陶醉的春光春色的畫面,該用多少筆墨來表現!只“風吹柳花滿店香”七字,就將風光的駘蕩,柳絮的精神,以及酒客沉醉東風的情調,生動自然地浮現在紙面之上;而且又極灑脫超逸,不費半分氣力,脫口而出,純任直觀,于此,不能不佩服李白的才華。
  “風吹柳花滿店香”時,店中簡直就是柳花的世界。柳花本來無所謂香,這里何以用一個“香”字呢?一則“心清聞妙香”,任何草木都有它微妙的香味;二則這個“香”字代表了春之氣息,同時又暗暗勾出下文的酒香。這里的“店”,初看不知何店,憑仗下句始明了是指酒店。實在也唯有酒店中的柳花才會香,不然即使是最雅致的古玩書肆,在情景的協調上,恐怕也還當不起“風吹柳花滿店香”這七個字。所以這個“香”字初看似覺突兀,細味卻又感到是那么的妥貼。
  首句是闃無一人的境界,第二句“吳姬壓酒勸客嘗”,當壚紅粉遇到了酒客,場面上就出現人了,等到“金陵子弟”這批少年一涌而至時,酒店中就更熱鬧了。別離之際,本來未必有心飲酒,而吳姬一勸,何等有情,加上“金陵子弟”的前來,更覺情長,誰能舍此而去呢?可是偏偏要去,“來相送”三字一折,直是在上面熱鬧場面上潑了一盆冷水,點出了從來熱鬧繁華就是冷寂寥落的前奏。李白要離開金陵了。但是,如此熱辣辣的訣舍,總不能跨開大步就走吧?于是又轉為“欲行不行各盡觴”,欲行的詩人固陶然欲醉,而不行的相送者也各盡觴,情意如此之長,于是落出了“請君試問東流水,別意與之誰短長”的結句,以含蓄的筆法,悠然無盡地結束了這一首抒情的短歌。
  沈德潛說此詩“語不必深,寫情已足”(《唐詩別裁》)。因為詩人留別的不是一兩個知己,而是一群青年朋友,所以詩中把惜別之情寫得飽滿酣暢,悠揚跌宕,唱嘆而不哀傷,表現了詩人青壯年時代豐采華茂、風流瀟灑的情懷。
(沈熙乾)

頂部
时时彩软件靠谱吗